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黄帝骑过的应龙》。

梅吟雪面容已駭得更是蒼白,肌任教主,他们教中的护法长老和

虽然这些小弟很奇怪,为什么在苏景两人离开之后,大姐头没有来叫其他的人去接着服侍她,但是对于自己能够免遭一夜的摧残,他们可是都相当珍惜的,没有谁会自投罗网的去献身。

也正因此,林敏的这些小弟,都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他们的大姐头,此时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至于苏景和斗长卿两人,相互搀扶着回到了小木屋之后,就一头栽倒在自己的木床上昏睡了过去。

这一晚上,对他们来说,身体上的消耗并没有太大,真正消耗大的,是第一次动手杀人给他们带来的精神上的冲击。

是以这一夜,两人都睡得特别沉,特别死......

在苏景沉沉睡去的时候,自从融入到他体内就一直沉寂在他丹田里的奇异灵珠忽然微微动了动,散发出了一缕氤氲的紫气,从他的丹田之中,顺着他体内的经脉,缓缓的进入到了他的脑海之中。

随着这缕紫气的运行,苏景体内的第十一条正经,竟是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彻底贯通了,而他精神上的那些许因初次杀人而产生的一些负面情绪,也在这缕紫气融入他脑海的同时,如阳光下的冰雪般消融了。

......

“嗯,啊,睡了个好觉,好舒服啊!”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门缝挤进来的时候,苏景伸了个懒腰从床上坐了起来。

一觉睡醒之后,他发现自己整个人都变得神清气爽了,昨儿的那些各种不痛快、不舒服都好像已经是很久远的事了。

当苏景的目光投向斗长卿的木床时,却发现以往基本不会比自己晚起的斗长卿,此时竟然仍旧躺在床上,头上都是冷汗,而且眉头更是紧紧地皱在一起,似乎是梦到了一些令他惊惧的事......

“啊!”

斗长卿突然大叫一声,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长卿大哥,你怎么了?”

苏景连忙走过去,关切的问道。

“没,没事,做了个噩梦。”斗长卿摇摇头,一手扶额,低声道。

“是因为昨晚的事吗?”苏景想了想,以前斗长卿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情况,也唯有昨天晚上......

“嗯,应该是了。”斗长卿依旧捂着头,声音也有些低沉,很显然,昨晚的噩梦给他吓得不轻。

不过下一刻斗长卿就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猛地抬起头,看着满面红光的苏景,有些疑惑的问道:“景兄弟,你没什么不适吗?”

“没有啊,我挺好的,一觉醒来,精神百倍!”

苏景展颜一笑,甚至还站起身来蹦跶了一下,示意自己完全没问题。

斗长卿长出一口气:“看来你现在的确是变得相当不凡了,以前听王宫里的侍卫说,正常人第一次做那种事之后,最少也要好几天才能缓和过来,没想到你就睡了一觉,就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顿了顿,斗长卿又道:“景兄弟,你长卿大哥是个普通人,所以需要一段时间来恢复、适应,所以这段时间里挖矿的事,就都交给你啦!”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苏景在自己胸口上砰砰的来了两拳,自信满满的说道,“长卿大哥,那你好好休息,我这就去挖矿去了。”

“嗯,好。”

拿着自己的铁锄走出木屋,苏景就开始运转体内的玄气,准备活络一下身体,然而就这么一运转,苏景便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原本自己已经打通了体内的十条正经,第十一条正经才刚开始,可现在,那第十一条正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彻底贯通了!

“嘶......第十一条正经也打通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的玄气修为就这样跨入到了六品的层次了吗?”苏景又惊又喜的自语道。

不过苏景的惊喜只持续了很短的一段时间便结束了,毕竟相比于体内一条正经贯通来说,他早已经历过更能令自己惊喜的事情了。

惊喜了一会儿之后,苏景就扛着铁锄回到了矿坑开始挖今天的矿。

干掉了林敏之后,苏景头上的大山算是彻底被搬空了,生活也算是回到了正轨,每天都是安稳的挖矿,修炼,打通经脉。

至于那林敏,是在第二天早上才被发现已经死在了石屋里面,不过也正如当初斗长卿猜想的那样,林敏的手下发现林敏死了之后,一个个的都是欢快得不得了,然后一股脑的都跑到了第五分区中另外一个大佬那里,

兩道道義精絲在季遼眉心飄忽而出,在他頭頂飄飄忽忽的蜿蜒,相互交織的糾纏在了一起。

“開始鑄丹魂了。”云霓見狀,神色一動。

卻見兩道看似平白無奇的道義精絲在季遼頭頂丈許處停下,隨后猛的一凝。

“嗡…”

只聽嗡的一聲顫鳴,虛空猛然一震,一股恐怖至極的吸力裹挾著滔天的炙熱氣息陡然釋放。

下一瞬,一個丈許大的火焰漩渦赫然凝聚而成,飛速的旋轉了起來,瘋狂吞噬起周圍的天地靈氣。

......

他已没有时候去静静思索,闭眼哪知吕天冥略一调息,又见来了

  诗召南闻言随即向左打了一把方向轰了一脚油门,那个要别车的家伙猛的一个刹车停在了原地。

  楚怀沙在旁边笑骂道:“傻x。”

  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平日里温文尔雅的诗召南在完成了这一项操作之后也露出了兴奋的神色。

  “怎么样?爽吧。”

  “嗯嗯。”

  然而,还没等楚怀沙二人高兴,那辆车一脚油门又窜到了前面,趁着前方一个大货车起步的时候插了进去。

  楚怀沙对此捶胸顿足道:“开个大货车怕个锤子,别他啊!”

  诗召南对此也是满脸气愤。

  不过超了就是超了,再气也没办法。

  楚怀沙在群里吼了一声107国道查车之后,便安安静静的等着车子向前走。

  大概过了二十几分钟后,楚怀沙也终于看清楚了情况。

  一些交警在抓超载的货车,说是超载,但是你只要给货车开一张一百块钱的罚单,一般来说货车司机也不会和你抬杠,毕竟货车的尾气,货架等各种指标都不一定合格,硬刚交警绝对占不到便宜。

  楚怀沙开的面包车,警察看了一眼后座没有拆之后,便让二人放走了。

  当通过检查站,楚怀沙长出了一口气,然而就在这时一道闪电从他的脑海中闪过。

  买个四米二的货车怎么样?

  楚怀沙看看自己,再看看旁边已经能够熟练操作的诗召南,一个诡计顿时涌上心头。

  “那个召南。”

  “怎么了?”

  楚怀沙露出了一脸神秘的笑容道:“你想不想用最快的速度掌握开车的要领?”

  “当然想啊!要怎么做。”诗召南露出了兴趣。

  “买个货车吧。”楚怀沙露出了一口大白牙。

  ……

  星沙江淮4S店。

  诗召南坐在一辆四米二的货车上,左看右看很是新奇。

  “我就说了嘛,这种货车视野宽阔,前进,倒车拐弯都很简单,还有电子助力转向,暴力气刹,就算你跑到八十也能说停就停,而且C1驾照就能开,特别适合你这种新手女司机学车。”

  旁边的男销售听到楚怀沙的忽悠,眼睛都直了。

  二人刚开始来的时候,销售还以为楚怀沙要买,但是很快他便发现,这个男的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忽悠。

  他不停的撺掇着诗召南买车,自己这个销售的一身本领都完全无处施展。

  诗召南左右看了看最终问道:“我能试试吗?”

  销售闻言连忙递上钥匙道:“当然可以。”

  诗召南打着汽车,随后便开始在4S店里面慢慢开了起来,楚怀沙在一旁指点挂挡刹车之类的操作,诗召南慢慢就摸熟了,并且沉浸在货车独有的高视野与透亮的窗户之中。

  当然气刹之类的还是不是很熟,楚怀沙坐了五分钟的车差点没吐出来,当然他还是强忍着满脸堆笑的忽悠诗召南买车。

  在溜了一圈以后,诗召南道:“话说,我一个女孩子开货车上下班,会不会太……夸张了些。”

  楚怀沙连忙伸出了大拇指道:“一点也不夸张,反而有些霸气侧漏,你想啊,你们公司那些人全都开的轿车或者SUV,只有你个大老板开的货车,往中间一停,有没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诗召南的脑海中,随即浮现出一群轿车中冒出来一辆货车的情景。

  “鹤立鸡群倒没感觉,鸡立鹤群还差不多。”

  “特立独行就是和别人不一样嘛!”楚怀沙接着忽悠。

  诗召南纠结了一会问道:“这台车需要多少钱?”

  楚怀沙看向了汽车销售。

  后者连忙掏出计算机按了几下道:“总计算下来十三万五千八,如果您二位真心想要的话,我可以做主把八百块钱给您二位抹掉。”

  楚怀沙大手一挥道:“你看你个销售一点诚意都没有,我都帮你推销半天了,来点实在的,十三万我现在就交钱。”

  “呃!这个我可做不了主,我得请示店长。”

  销售只要说出来这句话,一般就八九不离十了,楚怀沙看了一眼诗召南,后者犹豫了一下轻轻点了点头。

  “好,你去问问你们店长吧,我俩也再商量一下。”

  销售离开,诗召南立马拽住楚怀沙的胳膊道:“姓楚的,说你有什么阴谋诡计?”

  楚怀沙一听连忙打哈哈道:“什么阴谋诡计,我能有什么阴谋诡计,哈哈,还不是为了让你尽快学会开车嘛!”

  诗召南看了看车再看看楚怀沙嘴角勾起来道:“你的主要目的恐怕不是为了让我练车,而是为了你自己拉货方便

血湖身后的一对肉翅一抖,那满是凶光的眼睛一凝,待看清那条不起眼的血色蚯蚓时,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嘴角却是微微一翘。

“元屠啊,你怎么成这模样了?”血湖笑着说道。

正如血湖所说,那条血色蚯蚓不是他物,正是被季辽击杀了的元屠。

“少废话,我肉身没了,血湖你赶紧给我找个合适的肉身让我夺舍。”那血色蚯蚓小嘴一动,元屠的声音随之传出。

“诶呦,这就有趣了,你不是去找魔童了么?”血湖闻言立即讥讽了元屠一句。

“血湖,你别......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黄帝骑过的应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游戏系统在末日

心中之火

游戏系统在末日

行者有三

游戏系统在末日

杏林飞燕

游戏系统在末日

掠过的乌鸦

游戏系统在末日

染香群

游戏系统在末日

十年一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