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有意结交》。

突聽店小二在門外陪笑道;江公,善待世界。虽然,付出并不代

李瀟看著混沌獸在那裝逼,不爽的甩了甩胳膊。

還別說,那口老痰還真是夠勁,將他的胳膊都震的酥麻不已。

李瀟也不管那些四散而逃的巫族戰士。他提起長槍,向著混沌獸快速的沖擊而去。

只是還未等李瀟沖到混沌獸的近前,突然一個鋪天蓋地的爪子就向李瀟拍了下來,就宛如人在拍蒼蠅一般。

李瀟見巨爪拍來,只能快速的后退出巨爪的籠罩范圍。可是不等李瀟站定,那混沌獸后背上的火紅雙翅一扇,身形突然化作流光似的,來到李瀟的跟前,巨爪再次拍來。

李瀟看著巨爪從天而降,再想躲避已經來不及了,無奈之下,他只能聚集起三成的法則之力,形成一只巨大的法則之手,與混沌獸的巨爪硬碰了一記。

只聽轟然的巨響響起,李瀟被巨爪拍的直接倒飛而去,同樣的混沌獸也不好過,它的一只爪子被法則之手打的高高抬起,身子都忍不住在天空中翻了幾個跟頭。

混沌獸穩定下身形,晃了晃腦袋,看到穩穩的落在地上的李瀟,忍不住道,“你這螻蟻,還算有兩下子,竟然能撼動混沌大爺的身體,只是像這樣的攻擊,你又能發出幾次呢?”

李瀟面色凝重,心中也是驚駭不已,那可是他動用三成法則之力的攻擊,沒想到僅僅是讓混沌獸翻了幾個跟頭,連輕傷都沒有受。

本來他想趁著混沌獸大意之時,集中力量直接廢掉它一只爪子,后面他的壓力就能小不少。

可誰知最后是這樣的結果。

而且混沌獸的爪子就這么強大了,那它背上那宛如龜殼的背甲,防御又該強到什么程度?他懷疑就是他全部的規則之力轟擊上去,可能也打不破背甲的防御。

李瀟試探著問道,“混沌,你今天剛出來,不如我們暫且休戰,等你適應了身體,我們再來一戰如何?”

混沌獸震耳欲聾的笑聲響起,“螻蟻,別動你的小聰明了。我混沌曾經在宇宙星空流浪三萬多年,什么樣的陰謀詭計沒有見過?你還是乖乖的認命吧。”

李瀟聞言沉默不語,本來他還以為這混沌獸沒見過什么世面,是不是能忽悠一波,沒想到人家比自己還見多識廣,這就不好辦了啊。

不等李瀟想出其他的辦法,混沌的巨爪又拍了過來。看著無聲無息拍來的巨爪,李瀟心中暗罵一聲,“臥槽。”

這混沌獸果然不愧是活了三萬多年的老妖怪,竟然這么陰險。嘴上和你說著話,卻是悄無聲息的動手偷襲。

幸虧李瀟的五感十分強悍,稍有風吹草動,就提前反應了過來。

狼狽的貼地疾飛數百米,恰好躲過了巨爪的襲擊。只是不等李瀟喘一口氣,另一只巨爪又落了下來。

李瀟只能再次躲閃。一場戰斗就這樣被混沌玩成了打地鼠游戲。

身為“地鼠”的李瀟,心里苦的跟吃了黃連一般。

這混沌獸的速度又快,防御又強,關鍵是還會遠程“吐痰”。

他真不知道這廝有什么弱點。

連續躲過幾十次巨爪的踩踏,李瀟感覺累的像條狗一樣。

終于混沌獸的巨爪下落的速度慢了那么一絲。李瀟趕緊抓住機會飛上天空。如果再被這么踩下去,他早晚會有失誤,到時候他就只有被踩成肉泥一個下場。

只是李瀟才飛起來,就感覺有一道灰色的光柱向著他襲擊而來。顯然那混沌對他逃脫早有準備。

“靠靠靠。”李瀟在心中連罵三聲,這陰險的混沌獸,一定是故意將他放出來,就是想趁他急于逃脫之時,給他一記狠的。

只是心中怨念再多也解決不了這一危局。無奈之下李瀟只能再調動兩成的法則之力構成防御。

“嘭”的一聲悶響過后,被法則之力包裹的李瀟再次被打的倒飛出去。

李瀟的面色有些難看,交戰這么一會,他的法則之力已經消耗的六成。雖然這些法則之力不是他的根基所在,但是想要恢復,也需要一些時間,不然就需要大量的法則奇物補充消耗。

可是混沌獸能給他慢慢吸收法則奇物的機會嗎?

再看那混沌獸,除了吐了兩口“老痰”,耗費了一些法則之力外,其他時候都是靠肉體碾壓李瀟,這樣的戰斗,打上一個月,它應該也能支持住吧。

想到這里,李瀟不由得心生退意,不如等他回去,再屠殺一批人,將自身的實力推到九道法則,到時候想來再對付起這頭混沌獸,應該就會輕松許多。

李瀟被擊飛的身影毫不停頓,借著擊飛的大。”远航想了个方法,又很快自我否决了。

  再想想剑客的方法,看那最矮的城墙至少都有个十米,挂根绳索,星妍能不能爬上去都是个问题。

  转了一圈,远航突然想到了一种方法,“我的「异我」可以强制传送。”

  “真的假的?”;“嗯,有个指令是传送用的,我之前看见过。”;“那你等等吧,我们晚上再传送。”;“那个传送的光会很亮,几乎就是能点亮一片地区天空的程度。”

  说完了后果,一群人都懵了,牛仔还是继续提议用他的想法。

  “可是没有布,滑翔翼的布要求很高,架子也不可能用木头,那会需要更大的布料。”远航说完,牛仔也才意识到这一点。

  看了看其他人,果然远航的传送是唯一办法了。

  确认了使用传送,远航也先去山顶看城市的全貌了,要传送必定要去有高楼的地方。

  而且这个城市是两层的,前一层,后一层,后面的一层貌似是富人区,城墙修的比前面的还要高接近一倍,两边的通道肯定有重兵把守。

  还需要准备的是,远航的「异我」充能,因为远航的「异我」必须要杀敌充能。

  那么以交战不杀平民的情况下,远航他们只能找士兵下手,结果还是到了城门口。

  一群人还在找方法引出门口士兵的时候,远航已经放出了小型无人机,观察起了城墙上的情况。

  其中一位士兵独自一人在一座瞭望台站岗,远航感觉这个是最有机会的,不过换岗一般要许久。

  本想着等一次换岗,看看要多久,但是那样又会极大的拉长游戏时间,所以只有现在执行了。

  走到了远处,远航拿战争长矛直接开火狙掉了那位士兵,本以为他“挂”了会掉下来,没想到直接挂墙边了。

  “这个迟早被发现,我们传送去那里吧,正好没人。”远航急忙提议道,边上的其他人也笑的停不下来。

  又跑了很远,远航才敢启动「异我」,随着耳麦的出现,光亮也在森林里照亮了树荫。

  【他自己】异我使用:『作战指令』;“全员听我指令,敌人重点压制了我方区域,立刻传送,帮助我方实施突围!”

  随着指令的发布,一群人身边也转起了圈型的光亮,再一眨眼间,一群人就落到了围墙上方。

  急忙看了看周围,看来他们没有被发现,就是城里现在很乱,好像发生了什么。

  一群人刚准备下去,来换岗的士兵就来送人头了,因为这里是拿木梯爬的,所以士兵不爬到顶还看不见远航他们。

  拖着头解决了士兵,远航也再次启动了「异我」,传送至了内城一开始准备好的地点。

  根据高楼建筑的估计,这里应该是富人区的一个小区,正好人少,还能避免传送光线被发现。

  蹑手蹑脚的观察了一下周围,远航现在才想起来一个重要的事情。

  “那个鹤孜在哪里啊?为什么我们要进城啊?”走到了牛仔身边,远航小声的问了起来。

  “一般打副本不就应该进地图吗?”牛仔说完,远航都懵了。

  这下好了,要找一个兽人,在一座兽人的城里,这等于是大海捞针。

  “我以为你们有他的信息。”一旁的剑客也才知道,他们进来是没有目的的。

  “我们下一步做什么呀?”本在一旁鬼鬼祟祟检查周围的星妍,正好这时候才来问计划。

  三个大男人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漏出了奇怪的眼神,有些期待,又有些不确定。

  去建筑物里摸了几套衣服,一群人裹的严严实实的就出发了,这次他们决定让星妍来自己随便找路。

  但是出去没走几步,就被当作可疑人物跟踪了起来,毕竟这里是富人区。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甩开了巡逻兵,一群人貌似到了一间兵营面前,只是这里没有多少人。

  “这里是监狱。”牛仔看了看周围的建筑,很快就得出了结论,因为它和其他的建筑隔了至少几千米。

  “我们是不是,跑的也太远了呀?”在前面带头的星妍问道,可是要躲跟踪,只有绕远路。

  “我觉得可能就在这里。”远航看了看星妍,没有任何质疑,再看了看其他人,他们貌似也是这样觉得。

文人以有字之书录无字之书,圣一片空靈,看似對一切都不聞不

在天云七峰之中,落云峰是唯一一座遠離主峰天云峰的偏僻山峰,已經無法通過鐵索云橋相互連接,需要乘坐天云宗專門的【騰云階】飛行大約十幾分鐘的時間方才能夠到達。

此刻,韓云帶著葉楓在騰云階上御空而行,看著旁邊朵朵白云從耳旁掠過,不免心中生起太多的唏噓。

不知什么時候,天云宗已經衰落至此了嗎……

不過是鳳翔郡城內一個小小的家族,便足以讓宗門畏懼妥協,犧牲弟子未來的前途來討好對方。

這真的還是曾經那個傲嘯天下,威震八荒的天云宗嗎?

可悲,可嘆啊!!

韓云又看了看旁邊的葉楓,從方才兩人一路前行而來,這個少年并沒有過一句抱怨,甚至都未曾流露過半點失落的神情,換做旁人,經受如此待遇只怕少不得要恨天恨地,但韓云卻是在葉楓身上感受到了一種遠超過同齡人的成熟與豁達,甚至在這騰云階上,葉楓還有心情東張西望,時不時的與自己聊上兩句。

“韓長老,前面便是落云峰了嗎?”

“恩?”韓云一頓,點頭道:“正是。”

“看起來景色很不錯啊,至少比外門所在的平云峰要好多了。”

“葉楓……你,當真不怨恨宗門如此處置你么?”

韓云看著葉楓眼中那平靜的神色,實在有些捉摸不透這少年心中的所想。

誰知,葉楓卻是轉頭看向韓云,淡淡一笑:

“怨恨,有用嗎?”

“恩?”

“韓長老,如果怨恨能夠讓人變強的話,我怕是早已經成了天云宗第一高手了……”葉楓似乎想說什么,但話到了嘴邊又咽了回去,面向韓云時依舊是那般禮貌的笑容:

“不過葉楓還是很感謝韓長老。”

“謝我什么?”

“謝您那日在擂臺上及時救了紀繁塵那條狗命,要不然我的麻煩怕是還要大得多,還有那天若是旁人為了第一時間阻我怕是會重手出擊,不會顧及到我,但您僅僅用柔勁將我推開……這些,葉楓都記在心里。”

“你……”韓云心中莫名的一動。

這個少年,方才那欲言又止的模樣,明明心中已經看透了許多事情,但卻盡數藏在了心里,這是因為與自己的疏離而保持的謹慎,但何嘗又不是一種令人感慨的大度從容。

那些話,便是與自己說了,又能如何?

葉楓你,還真是‘懂事’的令人心疼呢。

“咳咳。”韓云干咳了兩聲,笑道:“不妨事,葉楓,雖然你在落云峰面壁思過,但那里的日子卻不會太難過,你大可放心。”

“葉楓明白。”

兩人一路交談,重山便在腳下掠過。

終于,他們降落在了遠處一座山峰的山巔平臺之上。

這里……便是落云峰了嗎?

葉楓環首四望,只見他們所在的平臺并不寬闊,約莫只相當于四五個演武場般的大小,平臺上隱隱灼灼立著許多殘破的宮殿,卻是都已經坍塌成了一片廢墟,僅有一些古樸的青磚斷柱依舊散發著古樸莊重的氣息,似乎在訴說著這里曾經的故事。

在這片殘破廢墟的背后,葉楓遠眺看到了一片巨大的山壁,橫在山巔另一側的盡頭,但卻并沒有多高,遠遠看去好像一道矮墻攔住了北方吹來的凜凜山風。

整個落云峰山勢陡峭,與天云山脈其他主峰相距甚遠,只有葉楓背后一條下山小路可以與天云其他山峰相連,但若是用雙腿奔跑去一趟天云主峰少說也得小半日的時光,這么一來,落云峰‘孤峰’的名號倒也是實至名歸。

“隨我來吧。”

韓云對此處并不陌生,帶著葉楓穿過那一片破落的宮殿廢墟,最終來到了盡頭的一座大殿之前。

葉楓看到,這里算是整片廢墟中唯一保存還算完整的地方,面前的大殿盡管早已經塵霜滿面,蛛網密布,但起碼還堅強的挺著身軀,四扇高聳的木門嚴嚴實實的擋住了殿門,上面隱隱還傳來了淡淡的玄氣威壓,阻攔著旁人的靠近。

韓云帶著葉楓并沒有走向這座宮殿,而是來到了宮殿另一側的一座單進單出的小院里面,院子似乎是后來新修而成,里面只有平房兩間,在其中一間的門口正趴著一只全身長著金色絨毛大狗正在懶洋洋的打著瞌睡。

這大狗約莫有一米多長,體型肥碩,一看就是伙食不錯的樣子,一身的金毛每一根都在陽光下閃著熒光,煞是惹眼。

“咳咳……黃,黃師叔,弟子韓云,帶三代弟子葉楓前來落云峰面壁思過。”

葉楓看著韓云進院了之后,遠遠的就躬身通稟,心說這韓長老倒也懂得禮數,離那屋子還那么老遠就開始行禮。

不過很快,他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因為韓云這話顯然不是沖著那屋子說的,而是對著屋子門口那只大黃狗。

這……

沉闷的、尖锐的、刺耳的声音涌进他的耳朵,他的手,胳膊,腿,腰、脑袋全在受痛,如入战阵面对数万敌人的刀枪剑戟。

冲击力继续带着他向下坠入地狱。

不知过了多久,下坠之势戛然而止,柳长歌感觉到自己被人提着。

他惊讶地睁开眼睛,只见上方是漂浮的云雾,眼前是青色的石头,几棵藤蔓垂下来像倒挂的蛇。

他想动一下,躯体却如同生锈的铁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打不开。

他终于想起来了,邪医了他的穴道。

但他不知道邪医的点穴手法用的是“神仙指力”。

这种手法非比寻常,中招者无法自行冲开解除穴道,除非有位内功高深的人来再点一次。

过了片刻,柳长歌摸到了身上缠住的藤蔓,他是被挂在藤蔓上了,侥幸不死。

还不等柳长歌庆幸。

一个巨大的难题迎面而来。

他大脑轰然地想:“我该怎么下去?”

他无法转动身子,仰面朝上,好似一只四脚朝天的乌龟,几根藤蔓在他的身下,打个结,支撑着他的身体,这样一来,使他看不清地面的景象,亦判断不了自己距离地面还有多远,这让柳长歌极为沮丧,他觉得自己被挂在藤蔓上,会成为一具风干的尸体,上天给他开了一个玩笑。

柳长歌已经死了一次,不想死第二次,恐惧代替了他的勇气,理智又迅速地驱逐了恐惧,支配了思想。

他蓦然得想:“一定是冥冥之中父亲和母亲在保护着我,让我大难不死,我一定要活下去。”

而活下去就要解决在点着穴道的情况下如何挣脱藤蔓安全下到地面的问题。

这似乎是一个前所未有的难题。

柳长歌让头脑迅速地冷静下来。

而从激动中得以快速平稳最快的办法就是闭上眼睛,深呼吸,吸一口气,憋在胸腔,然后缓缓地吐出去,再深吸一口,吐出去,如此反复几次,柳长歌的头脑得到了空前的放松,像是在黑暗的世界中射进了一束光。

首先,他感知了一下身体状况。

可谓几乎没有一寸完好的地方,到处都在疼,值得高兴的是大多是皮肉伤,没感觉到骨头断掉,尤其以右臂和后背最疼,可能在流血;

其次,他感觉左脸高高地肿起来,但不存在沙沙的疼痛感,左眼眶也肿了,引起视线模糊,应该是撞击导致的;

最后,他弄清了支撑住自己身体的藤蔓有几条,都是那几条,推断出,这些粗如手臂,软如绳子的藤蔓,那些能动,那些不能动。

在了解了所有的情况之后,可谓是喜忧参半,但是还活着,让柳长歌非常知足。

他随后又想起师姐来了,仰头一看,望不到崖顶,听不见声音,他想:“我当时太鲁莽了,只顾自己以死明志,却忽略了我死后师姐应该怎么办,老匹夫会不会将她伤了或者杀了,用她的血勾引玄冰蝉上当?”

待弄清现实之后,逐步制定了计划。

第一步,安全地下到地面;

第二步,找寻上去的路;

第三步,救出郭媛媛。

···

思路理清,开始思考如何下去的问题。

他开动脑筋,不消一会儿,他想起了风中摇摆的灯笼。

大风一来,门上的灯笼随风左右摇摆,有时候风再大一点,将灯笼吹得乱飞,会摔倒地面上。

有一年,临近新年,刮了一场大风,柳长歌和石帆出去挂红灯笼,那时候柳长歌还不大,身子也轻,喜欢缠着石帆,而石帆却是成年了,长大得高大威猛,身材魁梧,柳长歌骑在他的脖子上,手里拿着灯笼,那风就差点把柳长歌吹跑了,好在石帆力气大,把着柳长歌的两条腿,给他鼓劲。最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把灯笼挂好了,结果更猛烈的一阵风吹来,把精致的大红灯笼吹在了地上,摔个稀巴烂,当时柳长歌心疼得直哭,于是,那一年,天山居的新年便没有挂红灯,少了许多节日气氛,柳长歌过得很不开心,这让他印象深刻。

恰好,悬崖里的风不小,勾起了柳长歌的回忆。

他想,我被点了穴道,与灯笼这等死物比较有何区别,藤蔓就是挂绳,只要我游荡起来,就能看清地面的景物。

于是,他借着风力,把重心向左,向高处移动了半寸,然后沿着一个圆弧向右落下,他再改变重心向右,这次移动了一寸,如此反复下去,柳长歌好像在荡秋千,身子来回摆动,越来越高,越来越快,他扭着头,看向地面,受视角所限,他看见的景物不多,但仍然可以看清,他此刻距离地面不高,也有二十余尺的样子,约合两丈,两丈不过是正常屋顶到地面的距离,三个成年人的身高,一个高手跨步的距离。

而地面则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地,长势葳蕤,应该很高,很软,柳长歌想,他掉下去,应该会受到草的支撑,不至于摔死抑或摔坏内脏,如果是河流,或者碎石地,那可要好好想想了,既然是草地,柳长歌鼓起了一股勇气,加快了摆动的速度。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有意结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首负从联盟开始

星殒落

首负从联盟开始

应栀

首负从联盟开始

香樟店下

首负从联盟开始

凤丹墨

首负从联盟开始

阚智

首负从联盟开始

闻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