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探索新域界》。

“是时候去看看男人们的锻炼成果了。”

一天时间已经过半,也不知道那群莽夫投掷技术练得如何了。

陈立问了下石骨等人“练枪”的位置,带上几根新木枪,起身前去。

众人练枪的地方距离休息地不远,几分钟就到了。

陈立到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阿棍手持木枪,蓄势发射。

那木枪被几个男人轮流玩了一天,连头都被射秃了,已经变成了一根木棍。

而30米外的空地上,几棵被选为靶子的百年大树,也被无数次投掷的冲击力撞破了树皮,流淌出粘稠的树汁。

“啧啧,还挺拼。”陈立看得十分满意。

“喝!”

阿棍低喝一声,手中的秃头木枪飙射而出,“哆”的一下,准确无误的命中了40米外第三棵大树的×号中心。

这命中率,简直比现代标枪大师还厉害!

经历了无数次投掷的秃头木枪,在被六个男人轮着丢出去几百次之后,终于承受不住压力,“咔嚓”一声当场裂开。

嗯……

陈立发现,这根秃头木枪居然已经是最后一根了。

另外三根木枪早已经被众人玩坏,变成了一地碎屑。

原始人实在是太凶猛了!还好他准备了大量木枪,不然还真怕不够用。

“老大你来了!”

众人发现陈立来了,全部围了过来,相当热情。

阿棍满脸得意之色,指着远处的那几棵大树,“老大你看,树上那些记号基本上都是我射出来的。其他人都没有我厉害!”

原始人争强好胜,做什么都要争第一。

阿棍的话没有人反驳。

石骨虽然是几个人里面最强壮的,但在投掷标枪这方面,天赋的确比不上阿棍。

当然,再怎么不行也比陈立这种百分百打歪的人强得多……

“嗯,干得不错,愿称你为射树冠军。”陈立拍了拍他的肩膀,相当满意。

“射树冠军!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

得到夸奖的阿棍满脸得意,“嘿嘿,老大赐我新名字了,以后大家要叫我射树冠军~”

陈立:……

开个玩笑罢了,这货居然还当真了?

啊,是了,原始人根本分不清他说的话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这波有点草率。

不过看阿棍挺高兴的样子,也就不“收回成命”了。

“射树冠军——阿棍!嗯,听起来还挺唬人的,不错不错。”陈立说道,满脸想笑又不能笑的表情。

石骨等人纷纷露出羡慕之色,似乎对这样的称号充满了崇敬与向往。

“老大,我们什么时候能够得到这样的新名字呢?”黄石忍不住道。

陈立嘴角一抽。

这帮家伙,好像对称号这种东西还挺在意的?

既然这样……那就不要怪老大忽悠人了!

“只要你们好好努力,勇争第一,我就会给你们取一个专属的称号。”

“像什么玉皇大帝、齐天大圣、西楚霸王、巫妖王之类的……只要你们达成相应的目标就能够解锁。”

“当然了,这些目标可是很难实现的,你们不要好高骛远,像阿棍一样拿个‘射树冠军’就行了。”

陈立笑眯眯的说出一大堆名词。

听完之后,众人眼睛槍走下盤,挑中路,刺胸口的組合,萬變不離一個“刺”字!

可憐王山剛剛站穩,只看長槍遞進到腳下,他又罵了一聲:“你他媽!”,身子往上一提,正在這時,柳長歌把槍挑起。

王山嚇得臉色蒼白,一股涼氣從他的后脊柱一直到尾巴骨,驚呼道:“我命休矣。”可他不肯放棄,鋼刀往下一格,試圖壓住槍勢,而這時只要柳長歌往前一刺,王山身上必定留下個大窟窿,柳長歌卻未下殺手,而是把槍草草收了,往地上一插,哈哈大笑。

王山落地,往后退了幾步,橫刀在胸,一張臉別提多難看了。

柳長歌笑道:“兩位朋友,我只略施幾手,二位便抵擋不住了,我看不如算了吧?此時不走更待何時,還要丟人現眼嗎?我手里的槍,下次可就不長眼了,幾十年的武藝毀在我的手里,可不劃算吧?”

李開目睹了王山是如何落敗的,沮喪的心想:“好險,王兄差點死在這小子手中。他那是什么槍法,怎么老是扎心臟呢?可太厲害了,我練了數十年的劍法,竟然輸得一敗涂地···”李開越想越氣,慢慢走到同伴身邊。

王山此刻如霜打得茄子,打不起一點傲氣來,扭頭悄悄地說:“李兄,這可如何是好?這小子定是顧向前的徒弟,他得了顧向前真傳呀!咱們能打過嗎?”

李開默不作聲,向柳長歌說道:“小子,你別張狂!我且問你,叫什么?與四海一劍顧向前是什么關系?”

柳長歌知道這兩人不會輕易死心,他更沒想到,第一次使用《避世槍法》,居然連敗了兩個武林好手,勝得十分輕松。心里有些飄飄然了,他哼道:“什么顧向前,顧向后的,你們要我說幾遍,我不認識他,但是這里不歡迎你們,還不走嗎?難道還想打?那我奉陪到底便了。”說罷,又是把槍一握。

李開怫然道:“小子,你糊弄不了咱爺們,你若不認識顧向前,一身武藝哪里來的,槍是哪里來的?小子,實話告訴你吧!爺們不是輕易認輸的人,你若不給一個交代,此事不算完。”

關于顧向前的事,柳長歌一概是拒不承認,說道:“二位何必啰嗦,令人討厭,男子漢大丈夫,輸了就是輸了,贏了就是贏了,別不承認呀。我的武功從何而來,兵器從何而來,與你們有何關系?咱們比試過了,還用再比嗎?如果我沒記錯,閣下剛才連我三槍也沒吃下,對吧?”

這一句話,把李開說得臉色通紅,無地自容,他咬著牙道:“剛才是我小看你了,萬沒料到你個野小子真是顧向前的弟子,學了他的槍法,我們二位自然不是顧向前的對手,可要說料理你,哼哼···,綽綽有余。”

柳長歌笑道:“你說我是顧向前的弟子,我就是吧!你與我浪費口舌干嘛呢!上手吧,這次我不用槍,照樣收拾你們。”

此言一出,李開宛如受到奇恥大辱,罵道:“小子,你別狂,我寶劍已毀,何必再動兵器,有本事的,跟我走一趟拳,你敢嗎?”

柳長歌木然一愣,心道:“顧前輩可沒留下拳譜來呀!不成,我不能受了他的激將。”嘿嘿笑道:“尺有所長,寸有所短。不怕你們笑話,拳法我是不中的,真真得不行,所以不比。”果斷拒絕了對方。

李開哈哈大笑,仿佛找回了一點面子,說道:“野小子,我當你無所不能呢!”

柳長歌冷哼道:“我本事有限,但若是說對付你們二位,卻是足夠了。我問你們,到底是走不走呢,要不要我送你們一程?”話落,把槍一橫。

黑面君嘻嘻笑道:"哥儿们,加手千百次,此刻连手相攻,各人

这些人一见面,便聚集在一起,低声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他们双方交涉了一阵子,就一起进入了工厂之中。

  林肖知道,这些家伙现在必定是没安好心!

  等到他们双方全部都进入了工厂里面之后,林肖也准备开始行动了。

  只见林肖在夜色的笼罩之下,便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到了这个工厂之中。周围的人们,则根本就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

  以他的能力,想要调查清楚这个地方到底是有什么情况,还是非常容易的!

  深入了工厂之中,林肖立刻便看向了周围。

  周遭都是黑洞洞的一片,一眼看不到边。然而就算如此,林肖现在也完全不敢大意。

  因为他完全不知道,在这一片看不见的黑暗中,到底隐藏着多少的敌人。

  而且,他也不知道唐芊芊等人现在是被关押在什么地方。

  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躲藏起来,林肖就朝着周遭看了看,将周围的一切都给尽收眼底。

  这时,只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远处传递出来。

  林肖连忙循声看去,就能看到这时候正有一些人从远处走了出来。这时三两个混混模样的人,他们两个人每一个人的手中,都攥着一把钢管。

  看上去听吓唬人,但林肖却知道,这两个家伙却根本就绣花枕头而已。

  “嗨,听说了嘛,老大这次抓回来的几个,可都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大少爷!”

  “就是,如果这才的任务能够顺利完成,那么咱们弟兄几个可就是发大财了!”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可就是太好了。但就怕他们的家里,会立刻找上门来,对咱们不利啊!”

  这些人议论纷纷,他们谁也不知道,此刻就在旁边那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有一个人正暗暗地朝着他们的方向逼近而来。

  嗖——

  林肖忽然出手。

  他的眼睛就像是鹰眼一样,非常的凌厉。

  即便是在这无尽黑暗的里面,也是又快又准地控制住了那两个人。

  而等到那两个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则一切都为时已晚了。

  林肖直接一左一右地捂住了他们的嘴,而他的手,却像是一个非常强大的铁钳一样,将二人的嘴死死捂住了之后,猛然一拽,便拖着这两个人离开了工厂。

  一直拖出去了非常的远,确保彻底安全了,这才松懈下来。

  而这两个人呢,也被吓坏了。

  在短时间内,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当他们看清楚了林肖的样子后,就想要冲上前来,对林肖出手。然而,此时的林肖却根本没给他们这个机会!

  眼见这两个人挥动手中的钢管朝自己砸来,林肖直接一人给了他们一拳。

  砰砰!

  两个人瞬间被打得晕头转向,分不清东南西北。

  等到总算消停了下来,林肖就问了一句:“怎么,你们还想继续吗?”

  “不想了,不想了……”

  二人连连摇头,将头摇得好像是拨浪鼓一样。

  看着他们求饶的样子,林肖这才作罢。

  不过他很快话锋一转,就更是语气凌厉:“这还差不多!快点,将你们这个团伙之中的人数、布置、目的全部给老子说出来!不然的话,休怪老子对你们不客气!”

  面对林肖这样凶残的人,这两个家伙吓得完全不敢有半点隐瞒。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很快就将事情的经过,都告诉给了林肖。

  让林肖感到幸运的是,这一次所抓住的两个人,在这个团伙中的地位还不算低。

  工厂里面有多少人,那些人都布置在什么地方,他们知道得一清二楚。

  甚至在地上,给林肖画出来了一张示意图。

  林肖过目不忘,牢牢地将之记在心中。

  “老,老大,我们所知道的东西已经完全告诉您了,现在可以将我们放了吗?”

  他们两个人,此时都是哭丧着脸,求林肖道。

  “放了你们?做梦!”

  林肖的语气骤然一寒,他猛然一击,就砸在了二人的后脑勺。

  又是两下重击,这两个家伙应声晕厥过去,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将这两个家伙给藏好,林肖终于开始动手了。

  第二次潜入工厂中,比起上一次可是有了更多的准备。因为现在的他,是有备而来。这个工厂里面,什么地方有多少警卫,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所以,这一次的林肖就仿佛是化身为黑暗中的幽灵。

  纵然工厂内有不少的敌人,但却根本奈何不得他。

  就这样,林肖一路前行,不一会儿就已经深入到了厂房的最深处了。

  这里本身是办公室区域,但现在,却被布置了一排排的障碍物。很明显,对方是被灵魂入侵,和其他死去的大巫师样子一模一样。

阿列克谢挥手道,“大巫师和马嗞留下,其他人先出去吧。”

看到阿列克谢突然变脸,殿内众人都战战兢兢的看着他。

听他挥退众人,大巫师们都意识到事情不妙,只能安静的坐在那里,桌上的美酒佳肴也再没有任何的吸引力。

阿列克谢等殿内闲杂人等都退去之后,他才冷哼道,“马嗞,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杀了那个李潇了吗?现在怎么还会有大巫师被侵袭?”

马嗞一头冷汗的看着阿列克谢,硬着头皮道,“这个众人都可以作证,我们二十多人的攻击确实打在了那小子身上,怎么可能没死?”

阿列克谢一甩袍子,冷笑道,“现在事实就在眼前,你还想狡辩?嗯!”

马嗞只好跪下请罪道,“城主大人,请再给属下一个机会,我现在马上就去镇蛮军营地探查,一定将情况探查清楚。”

阿列克谢阴沉着脸沉思片刻,才挥了挥手,示意马嗞赶紧走。

虽然马嗞这次事情办砸了,可是要想探查镇蛮军营地的情况,没有影舞者还真不行。

现在镇蛮军营地防守严密,精神力探查随时都会被发现,并且屏蔽。

只有这些能够隐身的暗夜武者,才能深入营地。

.............

李潇进入吉勒斯的梦境世界

睁开眼睛之后,发现自己在一个房间之中。他正躺在床上,身上没有穿任何的衣服。

他抬头看看天色,外面一片黑暗,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

李潇正要穿衣服起来,然后外出查探一番。

突然他身体一僵,发现一个赤X的女子正躺在他的身边。

眼见李潇要起身,她一把抱住李潇的胳膊,然后撒娇道,“吉勒斯,你着什么急?城主大人出城巡查集镇,起码还得三天才回来。”

李潇闻言微微一怔,他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八卦。

这个名叫吉勒斯的大巫师竟然胆大包天的给阿列克谢带绿帽子。

现在没有镜子,不知道这吉勒斯长什么模样,不过能让城主夫人看上眼,想来也是个美男子。

但是他现在可是在梦境世界之中,既然这个吉勒斯构建了这样的灵魂防御,那肯定不是让他来睡女人的。

他如果安安心心的在这躺着,指不定会发生什么样的意外情况,然后让他死于非命。

当然他也不敢直接推开那女子,害怕她发现不对,大喊大叫,到时候更是死无葬身之地。

李潇温和的道,“城主是不在,可是咱们还是小心点好,毕竟我们的关系一旦曝光,在巴利特城再无我们的容身之地。”

女子低声骂道,“胆小鬼,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李潇看着女子虽然嘴上说不怕,可是她却松开了抓住他胳膊的手,就明白这女子还是害怕阿列克谢的。

李潇穿上衣服,然后小心的探头出去,看了看外面,发现四周无人。

李潇长出了口气,悄无声息的向着外面走去。

来到小院门口,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吉勒斯大巫师,又来看你姐姐?”

李潇被这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大跳,心说,你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这黑灯瞎火的,突然从门边蹦出来,说这么一句,谁都会被吓的半死好吧。

李潇勉强压下心中惊骇,不动声色道,“是啊,城主大人不在,我来看看有什么需要效劳的。”

他心中再次吐槽道,“没想到城主夫人竟是吉勒斯的姐姐,这蛮族真会玩,不愧为未开化的种族。”

那卫兵接着道,“吉勒斯大巫师想的真是周到,对城主夫人这个干姐姐比对亲姐姐还好。”

李潇恍然,原来是gan姐弟。

他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径直向院外走去。

实在是他不知道那卫兵叫什么,以前他肯定是有称呼的,如果叫错了,岂不是要糟。

走出院外,发现自己现在不知道去哪才好。

这个小院应该是在城主府之中,可谁特么知道城主府有多大。

四周一片片的建筑林立,这个小院只是其中不起眼的一处地方,想来这个城主夫人也不是特别受宠的那种,不然不会住在这种偏僻的地方。

那吉勒斯长得再好看,那城主夫人也不会红杏出墙。

不认得路,李潇也不敢御空飞行,在城主府想来也是有严苛的规矩在。如果他私自御空而起,谁知道会不会被人直接打下来。

沿着僻静的小路,李潇快速往前走着。

走了一会,李潇发现终于来到城主府的前院。

守卫的大巫看到吉勒斯都很奇怪,不知道这个大巫师跑到城主府来做什么,而且也没有发现他进来啊?

李潇不知道的是,这吉勒斯每次进入城主府都是从后门进入。

那边的守卫他早就熟悉,而且也已经打点好了。如果不出意外,没人会告知城主他来过。

现在换成李潇,他不认得城主府的路,只能凭感觉往前走,这不就来到了城主府前院。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探索新域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遗憾可以重来

娶猫的老鼠

遗憾可以重来

南方有皂

遗憾可以重来

罗衣对雪

遗憾可以重来

蒋万豪

遗憾可以重来

舍庄

遗憾可以重来

快穿狂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