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弄焰决》。

王二虎看著天空之中的巨臉有些不爽,這個還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兒的東西居然居高臨下地看著她,著實讓他很不爽。

“哈哈哈,小子,你還真的令我很意外啊!”老魔看著王二虎越看越滿意,這個人類很符合他的要求,不僅年輕力壯,定。

而这个错误,一定需要有人来纠正!

“多伦纳,我无法证明你的所做所为就一定是错误的。”

霍思琪从腰后,缓缓拔出了那柄忍刀,凛冽的寒芒散发出妖艳的惨淡红光:

”风四娘道:“你是不是受了他就是一家人了,说不定还要在一

劉磊的笑意漸漸爬上臉龐,這不是洗脫罪名的興奮,而是幸災樂禍的表情。

“任隊,三年了,我們終于見面了。”劉磊也不怕當著眾多記者的面,大大方方的和任雯打了招呼。

任雯的臉色暗淡到了極點,媒體的燈光閃爍在她的臉上,一瞬間的焦點都放到了兩人的關系上。

“這不是咱們市刑偵隊的嘛,她怎么來了——”

“一看就是10.9的案子有隱情,要不然怎么會窮追不舍——”

“當時她爸爸的案子在我們這鬧的沸沸揚揚的,那時候你還沒來——”

媒體的七嘴八舌讓劉磊的得意之情更甚,他走到任雯的旁邊,用肩膀狠狠的撞了一下,隨后小聲的附在她的耳邊,“你爸爸那我會去看望的。”

“你——”任雯眼神一緊,心里的怒氣達到頂點,剛準備抬手一個沖拳,但隨即被白若宏攔了下來。

“這邊都是記者,出來說。”白若宏拉著任雯的胳膊,將她拽出了記者的包圍圈。

任雯用力的甩開白若宏的手臂,“你攔著我干什么?看不出他那樣就是欠打嗎?”

白若宏也不理睬任雯,先將她勸進了車里,“你在媒體面前打他才會正中了他的下懷,到時候鋪天蓋地的輿論都會出現在你這邊。”

“你難道沒聽到他說什么話嗎?”縱然任雯的身份特殊,但在聽到劉磊提起自己的父親時,還是揭開了舊的傷疤,并且往上撒了鹽。

“從他說出那些話的一刻我就知道這案子里面肯定有隱情,現在不能急。”

任雯的心情逐漸平息下來,也開始反思剛剛自己是不是太過火了,這樣反而更中劉磊下懷。

“走吧,去隊里拿上檔案資料,我們倆去一趟現場。”白若宏的視線一直目送著劉磊乘坐出租離開。

【落霞森林帶】

白若宏抬頭看著眼前茂盛的樹林,如果這個地方沒有護林員存在,可能真是一個犯罪的極佳場所。

“護林員的小屋在山上,我們從這邊開車上去,必須要經過他的同意。”

白若宏點了點頭,看了一眼豎在右邊的告示:無關人員及車輛禁止入內。

“也就是說護林員可以開自己的車上山是吧?”

“沒錯——”任雯將窗戶搖下,山間清爽的空氣頓時鉆進了車里。

沿著一條蜿蜿蜒蜒的小路,車輛慢慢的爬上了半山腰,眼前也出現了之前所說的小木屋,木屋旁停了一輛小型皮卡。

還沒等任雯和白若宏下車,小木屋的門就從里面被打開,一個身穿藍色工作服的中年男子走了出來。

“任隊,你們來了啊。”男人很熟悉的和任雯打起了招呼。

任雯輕笑一聲,拉過白若宏介紹了起來,“王叔,這是我同事姓白,這位是一直堅守在這的護林員,當時出事的時候就是他和劉磊換的班。”

“白警官——”王叔和白若宏理解性的握了握手。

“王叔,我們可以進去看一下吧?”任雯指了指森林深處,來之前也跟這里都溝通過了。

“你們隨意,有什么事情叫我就可這種店內會有一些紙扎人,簡直就是童年噩夢。

徐浪深吸了一口氣,緩緩抬起手臂敲響了店門。

“咔擦……”

就在店門被敲響的瞬間,伴隨著震耳欲聾的轟鳴聲,一道細密分叉的紫紅色閃電劃破漆黑的夜空,在紫紅色一閃而逝的光亮映照下,徐浪眼前的破舊房門打開了……

一位駝背,臉上滿是皺紋的老婦,手提著紙扎的燈籠,靜靜地站在門后:“來者何人,深夜敲門,有何貴干?”

“額……咳咳……深夜有雨,生怕著涼,故討碗孟婆湯。”徐浪聽到對方說話如此‘古代’,也學著電視劇里古人說話的方式說起話來,畢竟是系統安排的任務,入鄉隨俗嘛。

“小伙子,你可知這里是何處?”老奶奶指了指樹立在旁邊的牌匾,上面寫著‘孟婆莊’三個字。

“我既來了,自然知道這是何處。”徐浪朝著老奶奶彎了彎身子,臉帶笑容,“還請老人家送我一碗孟婆湯。”

“你既清楚,為何還來?我這孟婆湯,活人喝不得。”老人的手往上一提,把燈籠往徐浪的臉上一貼,借著燭火之光打量徐浪,道:“你是活人,喝不得,喝不得!”

聽對方這話,徐浪知道來對地方了,也有孟婆湯,但就是不給!

總不能一拳打翻這老婦,強搶吧?

系統發布的任務,肯定不是這么完成的。

他突然想到之前系統發布任務時的那條特別提示,他細細回憶了一下那段似詩又似歌的話,緊緊捏著雨傘柄,緩緩念道:“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若離于愛者,無憂則無怖,孟婆湯,無憂茶,亡者喝湯,活人喝茶。”

等他念罷,老婦突然說道:“跟我進來吧。”

嗯?

這特么難道是一段密碼?就跟芝麻開門似的?

還真蒙對了!

徐浪跟著她進了壽衣店,呃不,確切地講,叫孟婆莊!

一進門,穿過擺滿紙扎人和花花綠綠殯葬用品的前堂,跟著老婦走了一條甬道。

走到甬道的盡頭處,正陳列著一個穿著壽衣的女模特,乍一看,徐浪還是被嚇了一跳。

雖然不懂壽衣行當里的門道,粗粗看這壽衣的制式,他猜應該是清朝時期的。

不過這假人模特散發著一股難聞的惡臭味兒,令人作嘔。

也不知道著甬道里哪來的過堂風,呼的一下,徑直把模特遮住臉頰的假發吹開,露出了模特深深的眼窩,徐浪看這眼窩里沒有眼珠子,粗制濫造……

再往眼窩下看,模特的嘴唇很薄很短,蓋不住露出來的牙齒,兩腮干癟,宛若風干的臘肉。

草泥馬的……這不是假人模特,這是一具真正的尸體!!!

徐浪腿一軟,嚇得當場就跪了!

跪地的一剎那,徐浪的臉,跟這具干尸的肚子僅僅一寸之隔。

他清清楚楚地看見,這干尸的肚皮在翻動,仿佛有些無數的蟲卵在腹中涌動……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弄焰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唉穿越

苏氏长生

唉穿越

胜为王

唉穿越

王程波01

唉穿越

北萌很萌

唉穿越

杏皮水

唉穿越

毕九幽